新浪司法

劳荣枝案将于9日再开庭 或将迎来宣判时刻

澎湃新闻

关注

首次开庭8个多月后,备受关注的劳荣枝案将于9月9日上午9点在南昌中院再次开庭。

6日晚间,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合肥被害人小木匠陆中明妻子朱大红的法援律师刘静洁处获悉,她已收到法院再次开庭的通知,并将此消息告知了陆中明家属。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20年12月21日,劳荣枝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劳荣枝被控犯下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和绑架三宗罪。去年12月的庭审持续了两天,劳荣枝进行了最后陈述,最终法院宣布休庭,另行择期宣判。

劳荣枝,1974年生人,原系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教师,其男友法子英此前因绑架、抢劫和故意杀害7人于1999年11月18日被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并于当年12月28日被公开处决。2019年11月28日,逃亡近20年的劳荣枝在福建厦门落网。

南昌市检察院指控,在1996年至1999年期间,劳荣枝和法子英共同谋划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绑架、抢劫、故意杀人案件,其中劳荣枝参与杀害5人,并抢劫大量钱财。

开庭时,当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劳荣枝当即表示“不认可”,她称合谋不存在,自己也是受害者,参与作案是遭到法子英的胁迫。

澎湃新闻在庭审现场注意到,在首日长达7个小时的庭审中,劳荣枝不下数十次重复辩解:“我能找到很多工作,我根本不屑于做抢劫的事,我真的没有伤害人的故意。”

唯独面对案件被害人小木匠陆中明遗孀朱大红时,劳荣枝用手扶住额头,朝着朱大红微微鞠了一躬,表示对被害人沉痛哀悼,并称为自己的胆小怯弱不敢面对、逃亡20年没有投案而感到抱歉,愿意倾尽所有进行赔偿。

在法庭调查阶段,控辩双方展开激烈质证,庭审披露了当年作案时劳荣枝参与的细节:在南昌案中,她曾建议法子英剪断被害人熊某义邻居的电话线并协助捆绑被害人;她曾在侦查阶段供述,在常州案中,她单独看管受害人刘某时曾用老虎钳对其击打,并用言语恐吓等等,却在法庭上翻供。

控方当庭出示的证据多为劳荣枝本人供述、法子英当年供述及案发时的物证及证人证言。开庭首日,庭审中出示的生物学证据中,暂无直接指向劳荣枝杀人的证据,其余部分物证的实物也因年代久远灭失,不存在重新鉴定的可能。

南昌市检察院公诉意见书认为,被告人劳荣枝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其主观恶性极深,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罪、绑架罪、抢劫罪相应刑事责任。

对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劳荣枝及其辩护人对所涉抢劫、绑架罪的犯罪事实未作过多辩解,但否认致被害人死亡的情节,否认检察机关故意杀人的指控。

在最后陈述阶段,劳荣枝谢绝了审判长建议,坚持拿着提前准备好的手稿宣读。她说,想当着所有媒体的面,对被害人家属说一声晚了20年的“对不起”,愿逝者安息。

但她仍重申,自己是受害者,“我承认我有罪,我真心悔罪。”劳荣枝称,她在21岁时被法子英利用、胁迫,遭受殴打,也想过自杀和逃跑,但不知道要向什么人求助,错过了一次次机会,最终酿成无法挽回也不可饶恕的后果。

“1999年,当知道法子英杀了陆中明后,我内心的恐惧到了极点,我害怕坐牢,没有勇气自首。归案后,我的内心得到了救赎。在逃亡期间,我常去教堂做礼拜。2005年,我的父亲去世,我没能见到最后一面,今年我的母亲也已经80岁了,我一天都没能尽孝。”

说到对家人的愧疚,劳荣枝再次落泪。她认为,自己没有停止暴行,是真的错了。在最后陈述中,她还自称36岁那年曾患上宫颈癌,与死神擦肩而过,“我觉得是上帝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康复后,她曾想去做义工,但是因没有身份证,找不下正经工作,内心异常煎熬,经常两三点钟都睡不着觉,总觉得每天都是最后一天,“所以我尽量善待我身边的每一个人,你可以说我不优秀,但是不能说我不善良。”

两天每日7小时的庭审中,劳荣枝从不放过每次发言的机会,除了辩解外,她还不断讲述自己在逃亡生活里“与人为善”的经历:或是帮炸鲜奶的店主创造每月6至8万的业绩,或是拿着1800元的底薪在酒店翻被单,但她也不避讳说起自己从前的错事,“我确实不是那么纯洁的女孩,我当时就是想让熊某义(南昌案被害人)在我身上花点钱。”

在这一点上,劳荣枝又是矛盾的,因为她也反复在庭审中提及,她想有女性朋友,不想依赖在男性身上,但同时又以因外貌收获的好处自信。

劳荣枝最后说道,如果还有机会回归社会,她希望能向受害者家属补偿,期待法庭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做出公平公正的判决。

这些说辞在被害人家属和代理律师刘静洁看来都显得格外刺耳,“相比之下,看看朱大红一家过的是什么生活?农村妇女独立抚养三个孩子和一个失明的婆婆,至今还欠着几十万的外债。她(劳荣枝)还有钱去整容和养狗。”刘静洁说。

因劳荣枝没有当庭认罪认罚,此前庭审中公诉人未给出量刑建议,最终等待她的判决尚待法庭的进一步审理。

一审开庭过去8个月后,9月6日晚间,澎湃新闻从合肥被害人小木匠陆中明妻子朱大红的法援律师刘静洁处获悉,她已收到法院再次开庭的通知,并将此消息告知了陆中明家属。刘静洁表示,她将于近日前往南昌出席庭审,此次劳荣枝或将会等来迟到的判决。今年8月,澎湃新闻也曾联系劳荣枝二哥劳声桥,他表示家属截至目前仍未能获得会见机会,劳荣枝法律援助律师则对他们表示,因为案情复杂,法院需要更多时间审理。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卢义杰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分析,刑事案件再次开庭,通常有两种可能,一是法官经过合议认为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上一次开庭依法走完了包括法庭辩论、最后陈述在内的所有庭审程序,第二次开庭直接宣判的可能性较大。另一种可能是出现了对定罪量刑有重要影响的新证据,或是法官认为就某一重要事项有必要重新辩论。但此时仅围绕新证据等内容进行法庭调查、法庭辩论,不重复此前庭审内容。“传票或出庭通知书会载明此次开庭的事由。”卢义杰说。(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王选辉)

加载中...